你是甜梅味的

一起来玩啊

师兄来信啦!师兄太好了这么快就有信!我要继续追师兄(⑉°з°)-♡

【狗崽】非寮(十七)完结篇

十七


      狐崽对大天狗送来的衣服表现出了很明显的喜爱。

      就算短手短脚的幼崽根本穿不上衣服,也企图钻进去,让布料像被子一样套在自已身上。就连睡午觉的时候,也试图把衣服拱进被子里,虽然最后因为担心对衣服造成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而放弃了,但也要把衣服好好地折起来,和大天狗大人的毛毛一起放在枕头边上。

      钻进自己的小被子前,狐崽瞄了一眼被打开一条小缝的窗户,噔噔扑到了衣服上,用小爪子拍拍毛领子,“马上就可以穿上新衣服去见大天狗大人了哦。阿爸最好了,很快就有蛋了哦?”

      正好“路过”狐崽窗前的阿爸忍不住痛苦地扶住了额头:“我到底是怎么养出这只见狗忘爸的崽子的!阿爸最好了跟马上有蛋有什么关系?蛋又不是我下的!”

      不,不是的阿爸。在狐崽心中,蛋差不多就是由您产出的。

———————————————————————————


      大天狗从早上偷偷爬了隔壁的墙开始,就神思恍惚。

      他非常想确定自己的包裹是不是已经安全到了狐崽手上,狐崽是不是喜欢自己的礼物,十分想探头去看看。但是又担心这样贸然前去会被隔壁那位护崽的阿爸连人带包裹一起丢出来。

      唉,真是烦恼呢。

      烦恼着的大天狗在斗技场上,不负众望的打出一堆白字;不负众望的被冻成一座冰雕;不负众望的被对面的姑姑三飒出局。就连buff都没来得及加呢。

      博雅觉得自家的滚筒洗衣机可能是带了假针女,升了假星。

      “大天狗你……今天是开了‘夏日轻柔洗’模式吗?”博雅看着掉下去的段位痛心疾首,“想去隔壁你就去,别在这里祸祸我。”

      “万一被隔壁的阿爸/龙/姑姑/七七八八的式神丢出来了?”

      博雅觉得大天狗可能是被狐崽吃光了智商,原本升六星的蛋还是不要给他了,给了也白搭。循循善诱道:“隔壁的阿爸都没到三十级,姑姑才四星御魂和蛋还都是我们提供的,你个满五的SSR怕什么呢?”

      大天狗用一种“你可能是没有脑子”的目光慈爱地注视着博雅:“难道你要上门去揍自己的岳父和小姑子吗?”怪不得还没有对象,啧,真可怜。

      ……升什么六星,今天就宰了喂达摩!


——————————————————————————


      山兔带着自己的蛙,一起在小林子里采花花。

      今天阿爸终于下决心要给狐崽喂蛋了,大家准备去打一套御魂回来作为成年礼。一帮人带着想要练手的妖琴师,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小兔子本着都是长耳朵类动物,和平时分享小点心的情谊,也想要给狐崽送一份成人礼。不过阿爸非,一溜儿式神也跟着不太宽裕,山兔只能自食其力,出门采花花,准备编一个大花圈。

      采着采着……山兔就踩到了大妖怪的头上。

      如果在平时,山兔一定可以飞快地跑掉。但是今天身上的御魂都扒了给妖琴师了啊啊啊!

      终于,在靠近家门的小山坡上,逃跑和套圈都失败了小兔子带着她的蛙一起,准备闭眼等死。

      阿爸,人家说临终时的遗言挺管用的,小兔就祝福你下半辈子不要那么非了,好歹御魂一人一套,给点残渣也行啊TAT

      但是山兔这次的临终遗言可能不太管用了。

      因为她等来了一阵风。

    

      “哎呀哎呀,是谁在欺负我家的式神啊?”

 

——————————————————————————— 


  

      在家里的大天狗突然感到了一股陌生的妖气。好像还是从隔壁家附近传来的。 似乎隔壁全寮的战斗力都出去了,那家里不是只有一堆老弱病残?

      大天狗振翅向陌生妖力的飞去,却在中途听到了有些陌生的熟悉声音——

      “狂风刃卷!”

      那里有一只已经长大了的,穿着他送的衣服的妖狐。

      大天狗停在妖狐的背后,看他在一片阳关和清风中转身,对着自己歪头微笑:“哎呀,山兔好像被吓到了呢。大天狗大人,要不要让爷爷来招魂?”

      大天狗想起了第一次见面那兵荒马乱的场景,忍不住也露出了笑意:“不,是请他来回血。”

 

      你终于长大了啊。

      真好。


——————————————————————————


小剧场:

阿爸:长大了啊我的崽……可是再也不是我的崽了!居然在回


家的半路上就啃了蛋,卷了衣服就跑,有这么着急吗!

山兔:小兔出场的作用就是被追着跑,然后促进狗崽见面吗?


小兔连一点安慰都没有!


【狗崽】非寮(十六)

懒惰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身上每一个角落。

原本以为这章可以结束了,结果事实证明我高看了自己【笑哭

下章完结。


十六


    晴明坐在柔软的垫子上,腿上趴了一只更加柔软有弹性的狐崽。

    今天的太阳可好,跟阿爸一起晒太阳的崽子昏昏欲睡。眯着眼睛打了个小哈欠,半梦半醒之间,觉得阿爸薅狐狸的技术越来越好了,背上被挠得好舒服哦……

    晴明揉了揉崽子软踏踏的耳朵,感觉它在自己手心里不安分地轻轻抖了抖。在温暖的阳光下,只觉得心都要被融化了。

    真的!一点都!不想!喂崽子长大!

    狐崽长大以后,就会变成到处乱跑的妖狐。再也没有扑上来抱腿的小爪子,再也没有可以整个抱在怀里的小身体,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揉尾巴揉耳朵揉脸!

    觉得人生都失去乐趣了呢。


    晴明正在胡思乱想,却突然看见一阵绿里带着一点白的小旋风停在了自己眼前。咦,旋风里好像还夹杂了一些奇异的配色。

    山兔停在了阿爸跟前,兴奋地抱着怀里的大包裹:“阿爸,隔壁送来的礼物!看,还贴了两根黑毛。”

    晴明接过来一看,啊,看这花红柳绿的包装,还有这两根毛,一看就是隔壁大天狗送来的。啧,他最近是不是脱毛的毛病更加严重了啊。可不要传染给我家崽子。

    原本睡得迷迷糊糊地崽子不知听到了哪个关键词,眼睛都还没睁开,就要拉着阿爸的衣服爬起来。狐崽准确地向包裹扑去,嘴里还嘟囔着大天狗。

    晴明恨铁不成钢,把自家自家这只一心向外的狐崽抱好,搓脸,看他清醒了才打开这个包装审美猎奇的箱子。

    狐崽先把大天狗的毛毛妥帖地藏在了自己的小衣服里,才开心地扒着箱子边,探头看里面藏了些什么。晴明不得不兜住狐崽,防止这小短腿一头栽进去。

    “新衣服!”

    “居然是审美标准的衣服!”

    狐崽把衣服扯吧扯吧拿出来,却发现这件衣服好像是成人版的,幼年期的妖狐根本套麻袋。但是大天狗的心意怎么能浪费呢?一定要穿上去在大天狗大人面前转圈圈!

    狐崽一手把毛领子抱在怀里,一手拉着阿爸的袖子:“阿爸,求蛋///”嗯,撒娇的时候耳朵要趴下来,尾巴也要软软的垂下来,但是可以小小的晃两下,还要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阿爸!

    “知、知道啦。停止你的狗狗眼!”

    哼,才不是普通的狗狗眼呢。小生是正宗的妖狐牌星星眼。

    最可爱的。

【狗崽】非寮(十五)

好久不见哟


十五


    小妖狐在晴明的院子里撒欢。

    撸一把茨木的头发,再从阿爸那里要个亲亲;又跑到姑姑身边拿一把彩色的糖果;经过草爸爸和爷爷的时候,还要记得接过一朵粉嫩的小花;最后,收获满满的小妖狐,要回到大天狗身边,往他嘴里,“嘿咻”一声,塞一块甜甜的小零食。

    “大天狗大人,今天好热闹哟!”

    “嗯,今天是很热闹。”

    做邻居的两户今天聚在了晴明家中,连带着一大群的式神一起,叽叽喳喳,好像有几辈子的话没来得及讲。在大天狗眼里,显得有些……闹哄哄。

    可是再吵,也经不住狐崽是个活泼的妖来疯。往妖堆里一扎能玩上一整天。

    所以大天狗就乖巧地坐在树下,等着自家崽子疯跑一圈回来以后投喂自己。顺便也给狐崽塞一块糖糕,嗯,沾了糖粉的腮帮子非常可爱。抱过来,放腿上,一起吃。

    于是狐崽就坐在大天狗怀里,伸了伸小爪子,表示跑累了非要需要被按摩一下。接着,便一边享受按摩,一边笑眯眯地对着大天狗说悄悄话。


    “我觉得我家的崽子要被妖拐走了,”晴明抱着扇子一脸不忿,觉着自己比找不到挚友的茨木还有忧郁,“都不粘着我了。”还戳一戳在一边趴着的迷你版茨木的小屁股,啊,我家崽子也是有这种手感的。正在努力啃糕点的茨木不满地扭动着让自己转了半圈换个方向,拍了拍在小衣兜里藏好的挚友碎片,挪出了晴明好动的爪子。

    晴明遗憾收手,更加忧郁:“好难过。”

    “你昨天不是都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吗?”博雅把茨木报给姑姑,又塞了杯茶在晴明手里,“今天怎么又不高兴了?”

    “可是眼看着自家崽被人骗走,还是非常不爽!”

    “也不是骗走的吧……算了,比起这个,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那些蛋喂给妖狐?我看你放仓库里有小半年了。”

    “蛋是要喂的。虽然狐崽小小只也很可爱,但总不能一直放他不长大。只是,我一想到崽子长大以后说不定会被拐走的更彻底,就忍不住想放龙啊!”

    晴明拖着腮帮子,看着在树下一狐一狗(?)格外和谐的场景,还是决定……在考验几天吧。


小剧场:

博:听说晴明终于舍得让妖狐长大了。

狗:!!

博:但是你还在考验期。

狗:……不会有比我更好的。

博:作为你的好兄弟,来来来,这些票子拿走,给狐崽买件礼


物。以后你两少来串门,多在外面培养感情。懂哦?


【狗崽】非寮(十四)

十四


    在晴明的寮里,大家正围坐在一起,听阿爸讲那未成年妖防拐/卖的故事。

    在狐崽深夜被隔壁SSR妖力蛊惑事件后(不管事实是怎样的反正一切对崽子有企图的都是反/动势力),阿爸觉得自己真是要好好给寮里的一众式神教授文化课知识了。

    免得一不小心就跑了。

    一开始大家都认认真真上课,小小的狐崽也跟着阿爸正襟危坐,就连尾巴都不带摆一下。可是时间久了,狐崽坐不住了,开始趴在阿爸腿上,脑袋一点一点,一对耳朵也跟着轻轻颤动。阿爸看着有趣,抢先姑姑一步,把崽子抱了起来,又挠了挠软乎乎的小肚皮,惹得小妖狐迷迷糊糊地用爪子推推阿爸的脸:“痒……阿爸欺负人。”恶趣味的阿爸却锲而不舍地挠崽子的痒痒肉,终于被彻底清醒的狐崽糊了一脸的尾巴毛。

    再接着,课程就被打断了。阿爸开始教狐崽怎么写字。

    一边上课,一边捏崽子肉乎乎的爪子,一边还可以薅尾巴毛,多么幸福啊。

    “小妖狐不想先学自己的名字怎么写吗?”

    “不学小生的名字!就……就先写阿爸的名字好了!阿爸可好看了,阿爸地名字一定也好看。”

    我家的崽,简直乖巧!


    在这一家和乐的时候,却有不速之客来了。

    “妖狐。”

    “大天狗大人……”狐崽一开始是很开心的,但是想到自己昨天偷跑的行为好像给大天狗大人添麻烦了,狐崽只能缩在阿爸怀里,可怜兮兮地捏着短短的手指头,小小声打招呼。

    大天狗看着狐崽这一副好像被教育的样子,只觉得这只妖狐可爱,便又招了招了手:“妖狐,来。今天带你去逛街。”

    狐崽开心了,放松了,想要扑过去,却被阿爸兜住了。只能巴巴地看着阿爸,眼神湿漉漉,耳朵也软趴趴的。

    于是狐崽再一次战胜了心塞的阿爸,被大天狗接手了。


    晴明正扶着姑姑的肩膀感叹儿大不中留,没想到儿不大也一样不中留,就被博雅拍了拍脑袋。正准备愤怒地用扇子回击,却被博雅手中一团白毛吸引了注意。团着的白毛动了动,把茫然的自己暴露在晴明眼中。

    “这是……茨木童子?”而且是幼年期的,还没有进化成一拳超人的茨木童子!一点都不会让晴明想到被团灭支配的噩梦,只觉得这只毛乎乎的茨木在心脏上蹭了一下,心里痒痒的。但是茨木没有理会眼前这个人类闪闪发光的眼神,只是又懒懒得把自己团了起来。

    这里也没有挚友的气息,伤心。

    博雅开口道:“知道我们寮这位大天狗不厚道,喏,刚抽到的茨木,也很可爱吧。要不要一起养?保证不会被别家勾走。”还戳了一下茨木,让他对人打个招呼。但是SSR怎么会因为这样不轻不痒的一击而有所反应呢?茨木只是转了个方向,继续想念挚友。

    “一起……养吗?”啊他动了动了!软乎乎头发居然还会炸起来!虽然我家的崽子一定是世界第一可爱,但是这个看起来也很棒啊!而且附近没有酒吞,一定不会跟别人跑了的!

    “嗯,一起吧。”


    崽子看着被隔壁阿爸勾搭走的自家阿爸,环住大天狗大人的脖子,说悄悄话:“大天狗大人,阿爸刚才教我们写名字。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小生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哦!也不会写你的名字。大天狗大人要教小生写名字吗?”


小剧场:

博:我已经顺利帮你暂时转移了晴明的视线,现在到了你回报我的时候了。

狗:嗯?

博:来,拿好这个碗,还有酒吞的碎片。去吧,我的狗……不是,我的SSR。你跟崽子合作,一定能获得大丰收。


崽:姐姐姐姐,帮我们一个忙好吗?

路人:小妖狐想要我帮什么忙呀。

崽:这个!这个碎片!

路人:这可是很珍贵的呢。这样吧,姐姐给你一片,你到姐姐家里去做客好吗?

狗:……羽刃暴风!


【狗崽】非寮(十三)

电脑打不开lof,用手机发的。希望不会有什么诡异的格式出来啊😂

十三

    大天狗一出门就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
    博雅正死命地怀住晴明的腰,试图把他拉走;而隔壁的那位正努力突破阻碍,憋着一股劲儿向前冲。两人身边还围着两家的式神们,能叫得上号的看样子都来了,一堆妖拉拉扯扯, 颇为壮观。虽然场面挺大,但大天狗却从里面看出了一种诡异的小心,仿佛众人(妖)都在克制声音放轻动作,但这种努力因为人数众多而显得没什么成效。
    就在大天狗研究之时,正在和博雅搏斗的晴明终于看见了这位堂而皇之出现的恶势力!
    对崽崽的父爱拥有巨大的力量,可以让一位法术系突破来自肌肉的障碍,一路小跑冲到大天狗面前。
    晴明深吸一口气,克制住自己想要揪领子咆哮的欲望,压低声音:“小妖狐醒了吗?”
    大天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被隔壁阿爸带着也放轻了声音 :“现在应该醒了。”
    醒了就好,可不能让自家崽子被吓醒,哭了可怎么办。晴明后退一步,中气十足:“姑姑,揍他!”
    三飒起步,基本天翔鹤斩。

    一阵真·鸡飞狗跳之后,众人挤进了大天狗的房间。
    晴明盘腿坐着,把狐崽稳稳当当放在自己怀里,一边喂早饭,一边教育自家这只不争气的崽。
    刚才大天狗一开门,都还没进去呢,这只狐崽就蹬蹬蹬飞扑了过来,用自己柔软的小肚子糊了大天狗一脸,一声声“大天狗大人”叫得可欢。而且这只崽,居然还学会了偷跑,真是非常值得被打一顿屁股。
    小妖狐感觉到了危险,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阿爸,连大耳朵都塌了下来,在阿爸怀里拱来拱去,软绵绵地道歉。
    这个时候,心软又颜控的阿爸还能怎么办呢?只能捏了把 狐崽的小脸,小小的警告一下,并且让他下次出门一定要带上 大人。
    狐崽一叠声地答应,然后趁着阿爸不注意,悄悄扭过头对 着大天狗吐舌头。
    “好好吃饭。”隔壁家的假狗真狐狸贩子有什么好看的。 晴明敲了下狐崽的脑袋。
    狐崽赶快趴到阿爸身上,努力卖萌,安抚阿爸被自己吓到的小心脏。
    吃完早餐,晴明把崽子团吧团吧塞进了怀里,准备告辞。 狐崽努力探出头来,对大天狗大人挥爪子:“大天狗大人再… …”
    啪叽,塞回去,不要对狐狸贩子露头,会被骗走的。
    同样连告别都没混上的博雅无奈地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 从袖子里掏出了个白毛团子:“给你看个式神。”
    大天狗看着小小的式神和他怀里一堆金闪闪的御魂,不解道:“茨木童子?”
    “嗯。打包一下,给晴明。看看能不能把那只狐崽诓出来 。”
  
——————————————————
小剧场①:   
狗:“你不是心心念念想要一个茨木童子吗?真的舍得?”
博:“帮你忙还有这么多话。”
狗:“SSR的直觉告诉我,你还有不能说的秘密。”
博:“呵。看到这块酒吞的碎片了吗?快去讨只完整的回来, 然后再去诓。晴明这么非,不可能在我之前把酒吞召唤出来的 。”   
 
小剧场②:
狗:“博雅多给点达摩,把茨木喂大一点,看上去高级。”
博:“你是不是傻?隔壁跟你一样看见毛绒绒的小崽子才会迈不动步。还不如你拔两根毛下来装饰一下。” 
狗:“那你要不要去做个毛领子。然后再到隔壁阿爸面前去晃 ?啧,不行,你太大只了。”
博:“……闭嘴吧你。”
   
   
   

【狗崽】非寮(十二)

十二


    大天狗所在的寮,一向秩序井然。每天的清晨都是一派安静祥和的风光。

    一点都不像隔壁寮,天天都是(童女)鸟飞(鸦天)狗跳。

    但是今天的庭院却一直传来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并且有向大天狗房间逼近的趋势。

    大天狗看着怀里狐崽小嘴抿巴,连软乎乎的耳朵都在轻轻抖动,一副被吵到了,快要醒过来的样子。可是他家的崽崽还那么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昨晚又睡得那么迟,今天应该睡一个大大的懒觉才对。怎么可以现在就被吵醒。

    外面的家伙真是非常没有纪律。

    大天狗决定帮助噪声源学习学习“大义”该怎么写。


    在屋外的晴明阿爸实在是十分焦躁,就连身后的食发鬼想要偷剪一撮他的头发都没有发现。还是勤勤恳恳跟在他身后的自家姑姑一伞戳回去的。

    天知道,今天早上一打开他家宝贝狐崽的房门,结果却发现房里乱得跟抢/劫现场一般,而小崽子却不知所踪的时候,阿爸的小心脏简直就像有一万个达摩在原地爆炸。

    还是黑达摩那种的。

    喊来了姑姑他们,又好好问了问帚神和灯笼鬼,阿爸顺着狐崽的小脚印一路巴巴地追到了墙根。看看那堆凌乱的小脚印和突突痕迹,再想想隔壁住着的黑暗势力,阿爸简直惊怒交加。

    博雅家的SSR了不得了,还会半夜抢崽了!

    我可怜的崽,一定突突得很辛苦,结果突不过隔壁的狗子,被人家给抱走了!

    阿爸用仅剩的理智指挥自己迈动双腿,蹬蹬跑回屋,抱出了珍藏着的狗粮,又握住姑获鸟的双手真情道:“姑姑,咱家的狐崽被妖偷走了!对,就是你昨天看见过的非常非常可爱的,还没来得及摸尾巴的那只。被隔壁狗子抱走了!来,吃了这些蛋,升了星,我们去殴/打恶势力!”


【狗崽】非寮(十一)

十一

    大天狗是怎么做夜宵的?

    首先,要有一桶热水。温度要正好,因为待会儿放进去的小东西被养得很是娇嫩。然后倒进去一些皂角,搅一搅。最后,放进去一只油光水滑的狐崽子。一桶的狐崽汤就做好啦!

    “洗白白,大天狗大人,洗白白。”狐崽抱住大尾巴,在洗澡水里开心地漂来漂去。大天狗大人的浴桶好大哟,不像小生只有一个小小小的脚盆。小生可以这样躺着游,可以那样蹬脚丫游,还可以,嘿!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等大天狗拿着毛巾和小毯子回来的时候,就只看见水面上只有一串小气泡,却没有狐崽的身影。

    不会沉底了吧?尾巴看着毛绒绒,浮力这么差?

    大天狗正准备上手捞狐狸,就看见一个毛团吐着泡泡探出了小脑袋。狐崽笑眯眯道:“小生是花样游泳冠军。”

    大天狗抱起狐崽,严肃道:“不许胡闹。”还以为你在浴盆里溺水了呢。不过看着崽子一脸“哎呀求夸奖失败了”的小表情,还是搓了把妖狐软趴趴的耳朵,道:“知道你厉害。”

    唔,湿哒哒的狐崽手感很特别,不过还是很棒。

    那就多洗一会儿好了。

    洗干净的狐崽缩在被子里,看着大天狗出门倒水。忍不住在被子里打了个滚,再打一个滚。今天可以和大天狗大人盖一条被子,还穿着大天狗大人的衣服。虽然衣服被剪了两刀以后还是太长了,但还是特别棒。

    觉得今天的自己好幸福////

    忽然,趴在被窝里的狐崽猛地挺起了背。要不是软软的尾巴被被子压着,就连尾巴毛都要炸起来了。

    小生竟然把带给大天狗大人的达摩忘记了!

    炸毛的狐崽滴溜溜爬下床,滴溜溜跑到了自己的小包袱前,哼哼哧哧准备从里面把达摩挖出来。

    回来的大天狗,又一次受到了惊吓。小家伙不是应该在被窝里等着自己吗?还幻想了一下被窝中的小小凸起。像是困兮兮的狐崽,缩成一团的狐团,都很可爱。但这被掀开的冰冷的被子是个什么状况?

    “大天狗大人!”清脆的嗓音在脚边响起。大天狗低头看去,就看见自家崽子抱着一个红达摩叫自己。

    狐崽用一只手费力地抱着达摩不让它乱滚,另一只手忙着拎着过长的衣摆还得撸撸袖子。狐崽兴奋道:“这是阿爸给小生的达摩。小生把它给大天狗大人好不好?就当做……当做一天的房钱呐。”

    这只妖狐,为什么这么可爱?

    大天狗把狐崽抱起来,带着自己一起躺进了温暖的被子:

    “好。”

———————————————————————————

在被窝里的悄悄话:

①:

狐崽:小生想和大天狗大人待在一起很久很久,可是小生只有一个达摩,没有别的可以付账了呀?

狗子:(内心欢快但不露声色)那要怎么办?SSR很贵的。

狐崽:(苦思冥想)小生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

狗子:嗯,想想还有什么宝贝。

狐崽:有啦!小生的尾巴最棒了,小生把它压给大人好不好呀?

狗子:(怎么办好想从隔壁偷狐狸。不对,狐崽现在在我这里,不还回去不就可以了吗。)

②:

狗子:狐狸还会吐泡泡?你在哪里学的?

狐崽:从鲤鱼精小姐姐那里啊!她吐的泡泡可好看了,还有小心心哟。很厉害的。

狗子:(要命了哄狐崽还要会吐泡泡?)

生病了。
上吐下泻还发烧。
没得更新了。

【狗崽】非寮(十)

    

(十)


    吃得饱玩得好的狐崽在大天狗怀里美美地打起了小呼噜。

    结果睁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在大天狗大人的怀里了!

    还悬空着!

    大天狗正在和晴明进行妖狐的交接仪式。虽然舍不得,但这又不是自己家的,总不好抱了就撒腿跑。

    何况两家是邻居,跑也跑不远。

    啧。

    狐崽清醒过来以后,扑腾着爪子就往大天狗面前凑。拍拍藏在大天狗怀里的面具,认真道:“大天狗大人要好好收好小生的礼物!”

    大天狗道:“嗯,藏好。下次见面的时候来检查。”

    晴明:科科,没有下次了。

    大天狗和狐崽告别时,看着对他摆摆的小肉手,只觉得自己更想去偷崽了。

    

    是夜。

    小妖狐今天没有睡在结界里。因为阿爸拔了一根隔壁博雅的头发,终于成功召唤出了姑姑。看到阿爸这么开心,狐崽乖巧地表示自己可以把结界里的床位让出来,让姑姑赶快长大。阿爸很欣慰,忍不住糊了崽子一脸口水,还奖励了一个红达摩。

    虽然不喜欢枣泥味的达摩,但是今天的崽子很开心地收下了,还送了阿爸一个亲亲。

    而现在,终于到了大家都睡着了的深夜啦!

    狐崽滚来滚去。

    狐崽蠢蠢欲动。

    狐崽……终于要出发了!

    记得大天狗大人说他每天都会看书到半夜,现在应该还没有睡觉吧?小生现在就出发去找大人困觉!

    平常懒洋洋爱撒娇的小妖狐飞快穿上了衣服,悄咪咪打开门,悄咪咪来到了隔开两家阴阳寮的泥墙前。

    大天狗大人就在这面墙的后面\\\\\

    嘿咻,狐崽托了托背着的红达摩——就是阿爸刚给的那个——很好,给大人的礼物放得很安稳。

    妖狐大人要翻墙啦。

    一定可以成功的!

    狐崽摸出了自己的小扇子,给自己打气。

    “狂风刃卷!”

    突突——

    狐崽很努力地操控着风,但是突突地面两下,只能让自己飞起来三公分。想试着多突突几下,但是好难,就跟阿爸召唤SR一样难。狐崽抱着大尾巴坐在地上,抬头望着高墙,有些灰头土脸的。有一点点,只有一点点点的小难过。手好酸,达摩也重,晚上的风还冷飕飕的。

    但是小生喜欢大天狗大人,想要见到大天狗大人。

    “狂风刃卷!”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小生,把自己突突起来了!

    狐崽操纵着风,歪歪扭扭地降落到墙头。下一步就是跳到隔壁那株大樱花树上……

    小妖狐鼓足勇气,纵身一跃。小小的毛团向着不远处的大树扑去。虽然成功上了树,但是胖达摩真的太大啦,撞在了树杈上,让妖狐的小胳膊没能抱住树枝,咕噜噜滚了下来。

    狐崽摔得有些迷糊,在地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爬起来检查一下达摩有没有被摔烂。确认礼物完好之后,狐崽抱住尾巴亲了一口。小生的尾巴又可爱,又保暖,还可以保护小生不会摔伤,真是天底下最棒的尾巴。

    狐崽扛起达摩,向着院中还亮着灯光的房间跑去。

 

    大天狗还没有睡。

    他正在想崽子,发呆,顺便看书。

    今天抱了狐崽一天,总觉得臂弯间还有那只小妖狐的味道。

    而且,似乎身边真的有狐崽的气息?

    自己发生幻觉了?这是病,得去偷一只崽子才能治。

    大天狗疑惑地向门口看去。那里有一个小小的黑影。

    难道自己不光鼻子坏了,连眼睛都不行了?

    心跳突然擂擂如鼓,大天狗猛地站起,快步走到门前,一下拉开了门。

    那里有一只小小的,脏兮兮的妖狐。

    狐崽的小脸不像平日里干净,还带着擦伤,就连毛绒绒的耳朵和尾巴都有些灰扑扑的。身上的衣服不知在哪里弄破了,还穿歪了,显得有些傻傻的。

    但是大天狗觉得这是他见到过最好看的生命了。

    狐崽张开手臂要抱抱,还不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大天狗大人,小生找到你啦!”